王兴“1元购”光年之外,给朱啸虎做了注脚

大模型创业的尽头,是被大厂收购?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赵晋杰,编辑:王靖,微新创想经授权转载

美团创始人王兴对好兄弟的支持再进一步。

继3月份宣布个人出资支持并担任光年之外董事后,在王慧文因病意外离岗后不到一周,6月29日晚,美团开出了一张约20.65亿元的支票,全资收购光年之外。

图片

王兴此举不仅帮助王慧文解了套,让后者可以安心养病再无后顾之忧,而且也给那些因王慧文而汇聚到光年之外的投资机构,送上了一个平稳离场的机会。根据美团公告,完成对光年之外的全资收购后,原有A轮股东将全部平价退出。

除此之外,美团和王兴的接手,还将有利于稳定光年之外现有团队。这支历经四个月辛苦组建起来的大模型创业队伍,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了王慧文个人魅力的牵引。随着王兴的下场,因王慧文而造成的强有力创始人短板,被再次补齐。

收购光年之年,对美团而言同样获益不菲。在科技大厂角逐大模型的竞赛中,美团得以收获一支成建制的大模型团队,并有望借此加速其在大模型领域的研发进度。截至6月份,光年之外团队规模达到70人左右。

据豹变爆料,在王兴投资王慧文的同时,美团内部也着手开发大模型产品。以王兴为首的最高决策机构S-team,对于美团内部的大模型极度关注。王兴大约每隔一两周的时间,便会向算法团队负责人询问大模型的进展。如今,有了光年之外团队的加入,美团内部算法团队的压力,将会减小不少。

更重要的是,加码内容化以对抗抖音等本地生活新晋入侵者的美团,正在把视频和直播列为当下业务的重点方向之一,而以ChatGPT为代表的大模型产品,恰恰有助于美团补上其在内容生态领域的不足。

在美团之前,提前一步发布大模型产品的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曾提到,使用人工智能生成短视频内容是AIGC的典型应用,其可以为平台“吸引新用户,增加用户时间花费和用户粘性创造机会”。

但在实现上述设想的路径上,美团仍面临多重挑战,包括但不限于持续不断的大模型训练成本和运转成本,以及如何将大模型产品真正商业化的现实拷问。

相比美团的这些长期担忧,投资机构和一些大模型创业者,已经切切实实开始迎来挑战。

投资机构希望依赖押注光年之外收获AIGC时代下一个BAT的美梦,随着美团的收购戛然而止。

在这起创造国内最大AIGC收购纪录发生的两天前,6月27日,大数据巨头Databricks以约93亿元价格,收购人工智能初创公司MosaicML,创下全球最大AIGC收购纪录。

与MosaicML直接翻了6倍的收购价格相比,光年之外只能以平价退出的方案背后,或许早已填满了投资机构的落寞。

更重要的是,美团对光年之外的收购,客观上给近期朱啸虎和傅盛的大模型争辩做了一个新的注脚,即通用大模型并不是一个适合创业者的游戏。

主打代码自动编写的AIGC创业公司aiXcoder创始人李戈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创业者必须要选择好自己的领域,如果你选择的领域只是对大模型的一个浅层应用,那你的护城河太低了,很容易被cover掉。”

01

在选择卖给美团之前,意识到身体出问题的王慧文,已经开始主动跟多家科技大厂接触。据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爆料,王慧文先后联系了腾讯、字节、美团、快手,探讨各种潜在可能性方案。

最终光年之外选择与美团走到一起,除了王兴与王慧文曾是清华上下铺的室友,和共同创办美团的关系之外,或许也跟光年之外的美团系有些关联。

图片

2月份宣布下场创办光年之外、投身AGI创业后,王慧文在当月即招到了光年之外的第2号员工——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刘江,他曾任美团技术学院院长;3月份“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凯加盟光年之外,其曾在2010年起就担任美团产品顾问。

随着美团收购公告的披露,有关光年之外的更多细节得到曝光。股权方面,王慧文全资控股的AI Age占比76.72%,王兴全资控股的Qimai占比0.43%,红杉中国占比2.44%,其他投资方占比20.41%。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王兴和红杉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均为光年之外股东,且是美团董事,因此,在美团董事会决议收购光年之外上,两人都放弃了投票权。

美团所付出的约20.65亿元收购款,包括境外股东的约2.34亿美元,境内可换股债券债务约3.67亿元,以及需要付给王慧文的1元。

具体而言,境外约2.34亿美元收购款,包括王兴的500万美元、红杉中国的2800万美元,以及其他投资方的约2亿美元。

美团境内支付的约3.67亿元债务,在产业投资人江一看来,很大概率是光年之外收购的一流科技所附带的可换股债券债务,而一流科技对外发行可转换债券的主要目的,或许是为了融资。

根据美团收购公告,境内光年之外的主要资产就是一流科技的股权。4月份完成对一流科技的收购后,2022年,一流科技经审核账面值及资产净值分别约为1559万元及57万元,同期一流科技亏损约1918万元,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截至6月29日,光年之外仍手握约2.85亿美元现金,相当于人民币约21亿元,这也意味着美团几乎以零成本收购了光年之外。

02

尽管捡了好兄弟的漏,但王兴和美团所要面临的挑战仍然不少。

收购完成后,光年之外的财务业绩将并入美团账目。大模型研发所产生的训练成本和运营成本,或将直接体现在美团今年三季度的财报中,更重要的是,对光年之外的输血,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美团的整体利润率。

ChatGPT之所以能够如此智能,且将产品快速落地,背后依托的是微软为它量身打造的一台台昂贵超级计算机。2019年,当微软向ChatGPT开发商OpenAI投资10亿美元时,它同意为这家人工智能研究创业公司打造庞大的尖端超级计算机。

即便在微软助阵下,已经烧掉数十亿美元融资的Open AI,仍然对外告诫称,想要最终通往AGI时代,或许还需要至少1000亿美元的支持。

对于美团来说,或许用不到如此庞大的资金投入规模,但想要跻身大模型第一梯队,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就将是一项必要条件。

另一重挑战则在于,相比百度、阿里、腾讯乃至字节等国内科技大厂,美团在云服务上的短板,也是其提升大模型竞争力的阻碍之一。

美团一度也曾想在云服务上大干一场,并在2013年推出公有云计算服务平台,试运营两年后,美团云正式独立。及至2017年,美团云正式对外公布平台策略,加入公有云竞争行列,推出GPU云主机进入AI领域。

但在市场开拓迟迟不见成效之下,2020年3月,美团云对外发布公告,将于同年5月停止对用户的服务与支持,并回收资源,未来,美团云仅服务于内部自有业务。

ChatGPT引爆的大模型浪潮到来后,百度、阿里、腾讯、字节们,一方面上线自研大模型产品,一方面陆续基于云服务推出了大模型服务平台。

相比之下,通过收购光年之外在大模型赛道提速的美团,眼下缺失了一条推动大模型商业化的路径。

03

大模型领域的长期挑战,不只是美团一家的难题。

为了不错过这场足以比肩移动互联网变革的时代浪潮,投资大佬与创业大佬快速走向结盟。

中国人民大学高瓴人工智能学院执行院长文继荣甚至乐观预测,未来5-10年,一定会有超级智脑出现,“现在原理通了,剩下的只是工程进度问题。(AGI到来后)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写。”

为了避免在改写命运的洪流中掉队,投资机构用一张张巨额支票,豪赌那些他们信任的创业者。

王慧文就是其中之一。随着光年之外的退场,在江一看来,这对处于同一纬度的其他大模型创业公司或许是件好事,因为它们将有望分摊原本属于光年之外的资源。

一位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中提到,就王慧文们所在的十来个大模型创业项目,受到全行业投资机构的瞩目和注资,“大家就集中在投这十来个项目,融不到钱的就融不到钱。”

导致投资机构不敢广撒网的一大原因在于,大模型热潮盛行半年来,VC们并未看到真正眼前一亮的应用场景和足够闭环的商业模式,正如朱啸虎近期在与傅盛争辩“大模型创业价值到底有多大”中所说,创业者不要迷信通用大模型,“场景优先,数据为王”。

但现实是,符合上述八字特征的创业项目十分稀少。aiXcoder 创始人李戈告诉盒饭财经,大模型浪潮将蔓延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但关键是“创业者要在这个浪潮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所以不能说美团收购了光年之外,或者又有一个什么事件发生,你就特别焦虑,那需要焦虑的事情就没头儿了。”

李戈同样认同朱啸虎“创业者不适合做通用大模型”的观点。在他看来,创业者必须要选择好属于自己的领域,且这个领域足够有深度。代码自动化就是李戈为自己选择的领域,“它不是一个有了大模型everything done这么一个状况,它必须要考虑在整个应用环境里更复杂的很多问题。”

参考资料:

《美团「杀入」大模型:已秘密研发数月,王兴很关注》豹变

《关于王慧文病情和光年之外,我所了解的情况》极客公园

《AIGC领域最大收购:Databricks 13亿美元买下MosaicML,成立仅2年员工60人》硅星人

《中国大模型现状:一面狂热,一面冷峻》腾讯科技

《美团需要《原神》和小说们吗?》新熵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微新创想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微新创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