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一言有了新工作,百度输入法转型AI创作工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授权微新创想转载发布。

在经过了漫长的测试期后,第一款国产AI大模型百度文心一言在8月的最后一天已正式与大家见面,相信已经有不少朋友体验到了它的魅力。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宣布面向所有用户开放文心一言的同时,百度还表示还将开放一批经过全新重构的AI原生应用,让广大用户充分体验生成式AI的理解、生成、逻辑、记忆四大核心能力。

如今,基于文心一言的AI原生应用也来了。基于文心一言,百度输入法宣布全面升级,打造行业首个“基于大模型的输入法原生应用”,从“输入工具”全面转型为“AI创作工具”。而百度输入法全新上线的“超会写”功能,则旨在成为用户的全场景“AI创作助手”,用户也只需在应用商店下载“百度输入法”App即可体验。

根据百度方面公布的信息显示,百度输入法的“超会写”功能是基于自研“智能Prompt生成模型”来实现,它能够智能识别用户意图、并生成相应指令,让大模型生成的内容更符合用户实际使用需求,在复杂多样的社交场景下提升沟通效率和效果。目前,“超会写”提供了包括“高情商沟通”、“神评论”、“神句配图”、“短视频配文”等场景化功能,可帮助用户撰写、润色文案,甚至可以成为用户的“互联网嘴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百度输入法的“超会写”功能就是文心一言的一个侧面,主要提供的是基于AI生成文字的能力,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用户提供思路和灵感。而百度选择输入法作为AI原生应用率先落地的场景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相比于作为独立App的文心一言,输入法是更多用户每天都会高频使用的一款工具,也是在第一线直面用户的场景。

每天通过输入法在互联网上冲浪,这也是不少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在这样高频场景下,将输入法与大模型在自然语言上的优势组合在一起,自然也就会吸引一大批用户体验,这对于百度的AI战略显然也有着不可或缺的意义。从目前来看,AI大模型似乎有一个普适性的难题,即用户在新鲜感退去后,其使用率呈现出了一路走低的状态,还没能实现从玩具到工具的进化。

在Meta的Threads发布之前,OpenAI的ChatGPT是有史以来用户规模增长最快的AI大模型应用,其在今年1月就拥有了上亿的月活用户。但根据Similarweb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今年8月ChatGPT的月度全球桌面和移动网站访问量下降了3.2%、至14.3亿次,甚至自从进入今年夏季以来,ChatGPT的访问量就已连续第三个月下降。同时这一报告表明,自3月以来,用户在ChatGPT网站上花费的时间也在逐月下降,已从平均8.7分钟减少到8月的7分钟。

事实上,ChatGPT不是强人工智能(StrongAI)、也不是通用人工智能(AGI),而是一个大型语言模型(LLM),是一种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自然语言处理模型,只是因为ChatGPT的参数规模非常大,以至于产生了智能涌现的现象,并且可以处理大规模的自然语言文本、拥有生成自然语言的能力,也获得了一定的推理能力。

然而利益相关的AI行业的从业者在宣传层面,有意无意夸大了AI大模型的能力,导致许多用户在体验中出现了“图片仅供参考”的情况,而宣传与实际的落差也导致用户在新鲜感消退后会迅速抛弃它。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程序员、需要用AI大模型来写代码,也不是画师、需要用它来画画,虽然文字输出能力是其最有效的使用方式,但大家还不敢直接将大模型输出的内容用在商用场景。

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普通用户使用AI大模型能力最常用的场景,就是在网络上与其他人互动上。这时候一个单独的文心一言App显然不够好用,因为作为独立App,文心一言是很难将大模型输出的结果直接应用在其他App上的,用户还需要经过复制粘贴这一额外操作才行。而这种凭空要求用户付出额外操作的状态,是不太会被用户接受的。

这时候百度输入法的“超会写”就变得极有价值了,毕竟输入法是一个几乎能出现在每一个App里的应用,而借助输入法的力量,百度的文心一言即能出现在微信上、也能出现在拼多多里。事实上,百度可能就是这样打算的,毕竟在“超会写”这一功能里,就很直白的点名了微信朋友圈、小红书、抖音、拼多多、微博、知乎,并表示它既可以帮助你写一篇有深度、有见解的知乎回答,也能为抖音的短视频配一句高级文案,还能写出小红书的爆款标题。

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抖音、微信、小红书、知乎、微博基本上就囊括了最常用的App,而大家使用上述App不仅仅是为了接受信息,同时也有表达自己的需求。可表达能力毕竟是稀缺的,而想要在互联网平台上输出或有趣或有价值的内容,需要的是知识体系来作为支撑,而百度输入法的“超会写”借助AI大模型的力量来作为外援,用技术的力量来弥补他们的知识水平。

不得不说,百度此举确实抓住了用户对于AI大模型的痛点。当然,在实际体验中百度输入法的“超会写”还是会有一定的缺陷,比如说使用该功能时会有极易被用户感知的等待时间,这是由于文心一言并非端侧大模型,而是被部署在百度的服务器上,所以这就导致每个输入输出都得走网络,因此对于输入法这种反应敏感度要求较高的产品来说,这就可能会损失用户的体验。

除此之外,AI大模型在处理问题时也是有成本的,为了避免用户无节制使用“超会写”而造成网络堵塞以及资源浪费,百度输入法设计了一个“灵感值”来作为代币体系,用户每一次使用“超会写”都需花费3个灵感值。抛开“氪金”购买,用户每天能获得的灵感值为25,也就是每天最多只能使用8次“超会写”功能。

按照百度输入法给出188元购买8000灵感值计算,1元钱大概可以使用14次“超会写”。这价格与隔壁OpenAI每月是20美元的ChatGPT Plus相比,后者每3小时有25次对话的限额,百度输入法的“超会写”实在是说不上便宜。

所以百度输入法的“超会写”似乎确实是一个很有价值的项目,但它的定价或许会限制用户的热情。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