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位顶尖企业家群访:你在逃避什么?

你逃避的事物,也能成就你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溯元育新(ID: EnvolveGroup),作者:溯元育新,微新创想经授权转载。

本期内容

01 Coinbase CEO:实现生活与工作的和谐,而不是生活与工作的平衡

02 Thoma Bravo合伙人:只要事物发生了足够多的变化,困难就不存在

03 Ring创始人:看到比你能实现的事更远大、更疯狂的东西

04 Navan创始人:了解真正想做什么需要时间

05 Pershing Square CEO:降低坏事的风险

06 Shopify创始人:成为最佳版本的自己

Envolve Group

20VC是Harry Stebbings的一档播客节目。2015年,还在读高中的Harry开始在厨房里录播客,从敲开a16z合伙人的大门开始,越来越多知名VC成为了他的嘉宾。26岁那年,做了3000多期播客的他募了4亿美元的基金。

几年来,Harry的采访对象几乎覆盖了所有优秀的VC和创业者。今天这期节目汇集了几位嘉宾对同一问题的讨论,他们有伟大的企业家,也有优秀的投资人,比如Coinbase的Brian Armstrong、Shopify的Tobi Lütke和Bill Ackman。

他们以一直在避免发生的事情为起点,畅谈对世界和自己事业的认知,探讨毕生的追求和底层的决策逻辑。其中有耐人寻味的共同点,也揭示出他们如何利用个人特质成就事业。

01Brian Armstrong:现实生活与工作的和谐,而不是生活与工作的平衡

Harry:我们的第一位嘉宾是Coinbase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CEO的Brian Armstrong。Brian,你在逃避什么,又在追求什么?

图片

Brian: 很多人在职业生涯开始时,都是在逃避某些事情,我来说说我的情况。

我一直是一个害羞和内向的孩子。我有很多好主意,但我缺乏自信,表达不清楚,无法让人们听到我的想法,而且我对生活中从未做过但重要的事情有着深深的恐惧,我甚至不知道这种恐惧的来源是什么。

创立Coinbase时我的想法是,我要做出伟大的成就,即使失败也在所不惜。我有这种愿望,也许这是一种对地位或者自我成就感的追求。

当时我觉得自己不重要,没有价值,很多时候创业者的生活中会出现这种情况。你会成长,取得一些成功,然后最初激励你的东西,比如恐惧、愤怒或羞耻,开始慢慢消失。也许不是完全消失,但你开始失去动力。

很多人在失去最初的动力后,会经历这种存在感危机的时刻,然后他们必须迈向真正带给他们喜悦、爱或激情的事物。

我身边做公司的朋友们,有些人的估值实现了几十亿美元,或者已经做成了其他一些目标。然后我意识到,我喜欢用技术来构建东西,那可能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另外,我喜欢学习新东西,总是充满好奇心,希望吸收新的知识。

人们的满足感来源各不相同,有些人通过影响教室里的三十个孩子,或者帮助一个有需要的人获得满足感。而对我来说,尝试做一些可以扩大规模,并且对世界上的重大问题产生影响的事情让我感觉良好。

如果我看到我们的用户从一百万增加到一千万,会让我兴奋不已,它让我因为可以产生更大影响而雀跃。

Harry:当你走进人生下一章的时候,坐在更高的地方,看着自己已经实现的成就,你是否会觉得偏离了原计划,并为此感到担忧?

Brian:我不太擅长庆祝。当你把一件事做到了大约60%到70%的进度时,你会意识到剩下的会在接下来的六个月或一年内实现,即使你什么都不做。

很多辛勤工作都是在前期完成的。我不会在某个时刻感叹说,“哦天哪,太好了,我实现了目标”,但我确实有深深的满足感。如果我回顾十年前的自己、一年前的自己和现在,我会觉得自己在进步,我正在为世界做一些好事。

当然,我会花时间做除了工作之外的其他事情,但是如果不从事一些困难而艰巨的工作,我就不会感到满足。我曾经去度过假,三四天之后,我就觉得我需要去读些什么,需要学习些什么,创造和建立些什么。

这几乎像是一种瘾。人们会有各种各样的瘾,我碰巧对建设和扩展事物上瘾。有时候我会做得过度了,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休息了,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不停下来也无妨。

如果我发现这让我感到满足,我宁愿继续去build,并在未来的五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内一直做这件事。

我也希望我们都能够长寿。如果能让职业成为一种乐趣,你就永远不会有工作的感觉。我也会在完成一项工作之后和好友见面,与很久没见的人碰面,去远足,跟有趣的人共进晚餐。

Jeff Bezos曾经提到过一个词汇,不是工作与生活的平衡(work life balance),而是工作与生活的和谐(work life harmony)。我个人觉得,如果我去一个没事情可做的地方度过一个星期,只是在海滩上晒太阳,我会觉得并不那么有趣。

02Orlando Bravo:只要事物发生了足够多的变化,困难就不存在

Harry:Orlando Bravo,作为全球最大的buyout投资者,第一位身家亿万的波多黎各人,你一直在避免什么事情出现?

Orlando: 当我看到一个目标时,我从不喜欢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很久。我的家人觉得我总是在不停地行动,这是因为我在逃避被困住、被孤立的恐惧心理。

我会这么想,一部分原因是我在一个岛上长大。波多黎各是一个很小的岛屿,想追求更好的机会,你就得不断地离开这里。倒不是每个人都如此,但对我来说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私募股权业务非常适合我。

我对停滞不前的恐惧一直存在,而做这样的交易,我会从一个交易跳到另一个交易,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州到另一个州。

Harry:你是否曾经感到停滞不前?你是否曾经做过一些事情来摆脱这种停滞状态?很多人经常会问自己是否真正朝着想去的方向前进,你是否曾经感到自己可能陷入了平台期,又是如何摆脱这种平台期的?

Orlando: 1999年,我的职业生涯面临着第一场失败。从斯坦福商学院毕业之后,我对自己有着非常高的期望,并对需要取得成功的时间表有着明确的要求,但是所有这些都没有实现。

1999年我差点被解雇,这段时期不是停滞不前,而是我必须重新开始。

我经常打网球,这项运动教会我如何持续把生活的比赛打下去。如果你想一直参与比赛,就在休息时间里得到调整,并且在发出下一个球之前把握好整个过程,同时看看是否有足够的机会改变比赛的走向。

我很幸运,后来这种机会出现了。从那以后,我没有感觉到职业发展的停滞,因为我的工作多年来发生了足够多的变化,我们所聚焦的软件和科技行业也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如果我还在做2000年参与的那些deal,我可能会感到相当无聊和孤立。

对我来说,只要事物发生了足够多的变化,困难就不存在。

03Jamie Siminoff:看到比你能实现的事更远大、更疯狂的东西

Harry:我们再继续谈谈Jamie Siminoff在逃避什么。2011年,Jamie在车库里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Wi-Fi视频门铃,业务越做越大,最后以1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亚马逊。

Jamie:小时侯我会去逃避一些事情。在学校里,我不是最酷的小孩。但随着我长大成人,我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发明家,我随时可以发现问题,解决它们。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的是,我不能为每个人解决每个问题,否则我什么都做不了,我需要学会如何集中精力。直到我年纪渐长,我才逐渐领悟到这一点。

Harry:我也是如此,小时候不受欢迎,后来成为了大家喜欢的人,但我会迫切地寻求他人的认可,你有什么建议给我?

Jamie:我没有ego,但我喜欢别人看到我的成功。比如有人会给我发电邮说“哇,我简直无法相信你取得了这样的成就”,受到别人喜欢不是我做这件事的原因,但也没有坏处。

在人生中有所突破,需要相信一些比实际能实现的事情更远大、更疯狂的东西。高中的时候我不被学校接纳,所幸我的父母非常好,为我付了私立学校的学费。我到新学校的时候,想改变自己的生活,于是搭建起了我后来的人生信条。

创业的一部分就是你必须确切地相信尚未出现的东西。我在车库里造门铃的时候,如果我告诉别人我的真实感受,以及我实际做到了哪一步,我可能永远不会成功。我必须说,是的,我要建立历史上最伟大的安全系统公司。

我们要有敢于设立不可能目标的勇气,也许这就是创业的本质。

04Ariel Cohen:了解真正想做什么需要时间

图片

Harry:Ariel Cohen是一站式旅行管理平台Navan(之前是TripActions)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你曾经告诉我,你读大学时不怎么去上课。我很感兴趣,为什么会这样?

Ariel:我只能学习我感兴趣的东西,如果不感兴趣,我就无法学习,这就是我的学校生活。我其实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有时候可能会取得很好的成绩,但也有时候也会很失败,这与我的大脑运作方式有关。

如果某个领域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会全力以赴,学习其中的一切;如果没有引起兴趣,任何人都无法让我开始对它感兴趣。

Harry:这会影响你指导孩子学习新事物的方式吗?

Ariel:我的孩子们已经15岁了,他们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我给他们的建议是,随便做你们想做的事情,但在18岁之前不要有去上大学的压力,因为我不认为18岁的时候,你们真正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我觉得在生活中,了解和学习你真正想要的东西需要时间。随着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我们学习的东西会变得非常不同。我给孩子的建议是,不要对此过于认真。

Harry:一个人的行为多少会被过去的经历塑造,你认为你在避开什么?

Ariel:我心中首先浮现的是SAP(全面的企业资源规划系统)和Salesforce这两家公司并不创新的销售策略。

SAP最后一次进行创新是在90年代,Salesforce最后一次创新是在上世纪初。让我担心的是,Navan有一天也会成为那种只能通过并购来进行创新,只能利用市场动态和市场份额来做销售的公司,这让我非常担心。

Harry:我们再来和传奇投资人Bill Ackman聊聊他会逃避什么。

Bill:我不确定我有没有在逃避什么,反而我是在追求某些事物,比如更大的幸福感、自我实现、良好的友谊,我在逃避的可能是死亡、疾病。我想要尽量减少不好的事情发生的风险,同时最大化幸福感。幸福来自于满足感、人际关系、自我实现以及成就等方面。

Harry:当你拥有幸福时,你是否能够珍惜它?

Bill:当然。我的职业生涯经历了波动,婚姻也经历了波动,我曾经感到悲伤和失落,但根本的支撑是幸福。

Harry:现在轮到来自Shopify的创始人Tobias Lütke,Tobi,你会想避免什么事情的发生?

Tobi:我很少会想避免什么事情,相反,我一直有不断追求的东西。

我真的认为,人生的目标是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但是,当你到达生命的尽头时,你可能会发现成为了一个自己不太了解的人,这几乎是一种对拥有出色大脑的人的惩罚。

大脑构建了一个对世界的模型,我们可以不断地对其进行钻研和探讨,我渴望我建立的模型是正确的。因此,每一件事,每一个现象,我都能深入挖掘并学到一些东西,更新这个模型。

其次,这个模型是我所依赖的。我带着它参加每一次会议,无论我面对任何对策、任何情况,我都以这个模型为参考。在做出决策时,我只关心这个模型和世界的真实程度有多接近。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对世界上存在的新事物进行推理。

我不能将这个模型视为黑匣子,我需要理解它们。只有这样,我才能与团队共同探讨,并有更大的可能推理出下一个任务,而且不仅如此,还有人们应该做得最好的事情。我一直在收集新的反馈,也一直在把它迭代成下一个模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微新创想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微新创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