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商人20年:商海沉浮与破茧重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时代财经APP”(ID:tf-app),作者:雨辰,编辑:罗韬,微新创想经授权发布。

和中国很多城市不同,走在义乌的街道上,到处充满激情活力的年轻人,甚至为了赶一班公交,都在奋力奔跑。这里的街道充满了活力和创新的氛围,这里的人,务实又坚毅,他们相信,只要努力奋斗,就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

“在义乌,只要你足够勤劳,那就饿不着。”网约车司机小刘告诉时代财经,义乌的买卖,从早做到晚,不停歇。

今年上半年,义乌经济发展迅速。实现GDP 912.35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同比增长9.1%,增速在整个浙江省的17个经济强县市区中位列第2,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3828元,同比增长5.7%。富裕程度可见一斑。

正因如此,义乌的“含老板量”极高。在这个城市,大家不会称呼对方“先生”“女士”,也不会称呼对方“帅哥”“美女”,而更喜欢称呼彼此“老板”“老板娘”。

作为世界小商品之都,这座城市仿佛一个“小联合国”:大街小巷的标识中,印刷着多国语言,有英文、阿拉伯文、韩文、希腊文、拉丁文等。在这里“各种颜色的皮肤,各种颜色的头发,嘴里念的说的杀价都用中国话。”

正是得益于这样包容与开放的精神,这个城市在过去几十年间,从一个交通不便、土地贫瘠的小村庄发展成了全球知名的商业枢纽,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人通过经商获得了巨大成功,成为一代又一代的富豪,这些成功的富豪不仅是个人努力的结果,也是义乌发展的成果。他们的成功激励了更多人投身商业活动,推动了义乌经济持续发展。

回顾义乌商业发展史,从“鸡毛换糖”到“世界的义乌”,是义乌商人为这座城市的生意与生活写下的生动注脚。

01年轻商人涌入与崛起

8月21日晚十点,位于义乌市稠城街道宾王商贸区三挺路的宾王夜市,汇集了各路商贩,来往的行人穿梭其中,挑选着自己心仪的小商品。

图源:时代财经摄于三挺路夜市(又称“宾王夜市”)

这是义乌规模最大的夜市,目前有百货摊位、小吃摊位及便民服务摊位共计800余个,夜市从业人员1800余人,每晚客流量达2万-3万人次,年客流量约千万人次。而像宾王这样的夜市,义乌共有49个。

夜市,俨然成为义乌的城市特色。

法国商人Star和其伊拉克友人驻足杨美丽(化名)的摊位前,打算买些耳饰赠与朋友,结账时,他们用中文砍价道:“最低最低?再便宜些!”杨美丽则用英文斩钉截铁地回复道:“NO!1 piece 15.(不行,一副十五。)”

图源:时代财经摄于宾王夜市

距离杨美丽50米后的摊位,王一川(化名)正在兜售网红按摩工具——灵魂提取器(又名“八爪鱼”),为了招揽顾客,他乐此不疲地给来往的行人“提取灵魂”。这种按摩器看起来其貌不扬,甚至有点简陋,但却受到了用户的普遍好评。

自称“老摆摊人”的王一川,是浙江温州人,今年实际年龄只有25岁。大学毕业后,他辞掉了杭州汽车销售的工作转战义乌宾王夜市。王一川告诉时代财经,之前做销售时,收入还算稳定,只是后期更向往自由和更广阔的发展空间,遂决定辞职来做生意。“既自由,又有钱挣,当然开心。”王一川表示,虽然摆摊也很辛苦,但是每天过得很自在。

灵魂提取器单个售价10元,在记者扫码支付后,王一川才透露道,该商品的成本价只有8毛/个。短短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记者就听到不下8次微信收款到账的声音。

“事实上,这(灵魂提取器)只是我用来过渡的商品,卖衣服才是我的主业,只不过现在是卖衣服的淡季,等下半年旺季来了,我还会继续卖衣服。”王一川说。

图源:时代财经摄

近年来,有很多像王一川这样的年轻人,辞掉原有的工作而涌向义乌,只不过更多的人来这里只是为了进货,魏凡(化名)夫妇便是如此。

8月22日上午,奔走于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的魏凡夫妇,正在三楼饰品配件区采购彩珠。“这是做纯手工饰品所需的原材料,后续成品制作完成后,将通过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进行直播销售。”魏凡夫妇告诉时代财经,几个月前,他们还在原公司上班,辞职后并不比上班时候轻松,收入水平也和之前差不多,但收获了更多的自由和快乐。

“辞职去做直播电商并非一时冲动,关键在于我们确实对这些小玩意感兴趣,愿意去折腾。”魏凡夫妇表示,相较于寄希望于这些珠子赚钱,更多的其实是兴趣驱动。

义乌市统计局数据显示,义乌全市常住人口188.8万(人口流入位列全国县市区第二),流动人口近百万;2022年末,义乌常住人口中,14-35岁青年有73.2万人,占比38.8%。除党政机关、农村社区等青年基础业态外,超90%的青年在两新领域(新业态、新模式)集聚,电商、直播、文创、贸易等新兴行业灵活就业青年人数逐年上升。

02时代发展:沉与浮

追求自由、兴趣的年轻商人,把这里作为梦想开始的地方。不过,光靠兴趣并不能够撑起一笔笔实实在在的订单。

当前,客户要求不断提高、汇率波动加剧,制造业产品附加值普遍较低,叠加劳动力及原料成本的上升都在影响着小商品微薄的利润。

与此同时,制造业产业链中,上中下游环环相扣,供应商往往要看最下游市场需求的脸色。近年来,受海外市场需求下滑的影响,出口企业订单减少,背后的一系列供应商也受到波及。

“子承父业”的刘亚楠(化名),在国际商贸城有两间属于自己的商铺,30岁的她已经在这里做了7、8年的花类配件生意,商品多出口至中东、俄罗斯等地。

“售价4元一只的纯手工花篮,其实没什么利润可言,多是老客户。”刘亚楠表示,时代造就了义乌,也成就了一批批的义乌商人。然而,能被看到的大多是光鲜亮丽的成功者,更多的则沉没在这片商海中。

“二十多年前,我父亲手拿一个计算器就能把生意做成,靠着一手信息差就能把生意做大。现在就没那么简单了,客人都在比价格,竞争非常激烈。这些年来,制造业整体环境变差,眼看着曾经跟我父亲一块的同行们一个个倒下,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刘亚楠称。

从一个摊位到一间商铺再到一家公司,经历几代更迭的义乌小商品市场,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在跌宕起伏中延续向前。

风口中,无数“鸡毛飞上天”,风驻了,一些人随之跌落;也有一些人开拓创新,逆风翻盘。时代枭雄有很多,笑到最后的却屈指可数。

2022年6月,随着*ST新光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拥有300亿身家的前“饰品女王”周晓光的传奇故事暂时落下帷幕。

从义乌摆摊起家,到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造珠宝饰品商,周晓光和丈夫虞云新用了30年;而从“浙江女首富”到一朝破产,只需要不到3年。

1995年,周晓光夫妇在义乌成立了新光饰品厂,几年后,工厂规模便逐渐扩大,新光集团应运而生,赶上时代风口的周晓光带着其饰品,做到如日中天。随着规模越做越大,不再满足于饰品生意的周晓光,转而跨界房地产等风险较高的领域。与此同时,新光圆成也实现借壳上市。

2018年前后,随着债务违约、股价下跌、高管离职、业绩对赌等问题出现,使得新光集团陷入危机。公司还因信披违规等事项,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1年,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晓光夫妇及其两个儿子发出“悬赏追债”;周晓光名下多套房产被轮番竞拍,总价值约1.2亿元。

无独有偶,曾一度做到中国第二大拉链企业的陶海弟,也由于决策性失误而导致后期亏损及资金链断裂。同周晓光一样,陶海弟最终也折戟房地产。

1994年,陶海弟斥资3000万元创办了伟海拉链,在其带领下,伟海拉链迅速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拉链生产基地之一,厂房占地一度达到400亩。陶海弟也因此被誉为“拉链大王”。

2004年,随着房地产行业一阵风起,伟海拉链也随之搞起了转型。然而,市场风云变化,十年后,国内房地产行业经历了一波周期,伟海的房地产项目不但未达预期,还占用了大量现金流。一个个地产项目成为巨大的负担,不断地消耗着公司的资金和资源。

最终,陶海弟也落得人财两空,身陷囹圄的他,同时失去了财富和自由,伟海也被迫进行托管重组。

义乌知名富豪丁志民的人生轨迹同样令人唏嘘。创办了三鼎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三鼎控股”)的丁志民,在织带、化纤、国际贸易、产业投资和房地产等领域拥有多家子公司。

2011年,华鼎股份在上交所成功上市,义乌首家IPO民营企业从此诞生。丁志民和他的两个兄弟丁尔民、丁军民通过三鼎控股间接控制了ST华鼎股份约1.68亿股。丁氏三兄弟也由此成为义乌第二富有的家族,仅次于“浪莎纺织”董事长翁荣金家族。

2006年,丁志民的个人身家达到6.7亿元,进入“新财富500富人榜”;2012年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中,丁志民以18亿身家排名全国988名。

2019年前后,三鼎控股被爆出存在占用资金及债务违约等问题,上市公司华鼎股份被ST。

至此,丁志民的财富不再榜上有名,与此同时,还因涉嫌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凭证罪,被义乌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时代给了这些商人诸多机遇,只不过有些人在风口中迷失了方向,最终在这个舞台上谢幕。

03求变之下:获得“新生”

巨变的时代背景下,选择大于努力。对于每一个义乌商人而言,不同的选择对应着不同的终点和结局。

“成功不是因为我们勤奋,而是走对了路。”

8月23日下午,时代财经走访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童吸管”),并见到了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的主人公原型之一——双童吸管董事长楼仲平。上述一番话,即出自楼仲平本人。

1993年底,楼仲平创建了双童吸管。在此之前,他还做过鸡毛换糖的生意,也收过废品、卖过牙刷、摆过地摊打过铁,搞过养殖也当过“倒爷”……

之后的二十多年里,一根吸管撑起了属于楼仲平的“商业王国”。双童吸管还先后承担了吸管产业的行业标准、国家标准和ISO国际标准等十多项标准起草编制工作,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隐形冠军和“全球吸管行业领导者”。

2020年,楼仲平决定对双童吸管的组织关系进行变革,创建“双童创业共享平台”,推动“员工创业体”孵化,鼓励员工逐渐向创业者转变,截至目前,双童已孵化14个创业体及17个经营体,涉及可降解购物袋、教培、文创等多个领域,营收较为可观。

而楼仲平本人更是在这个过程中搞起了短视频IP,玩起了知识付费,逐渐实现了由企业家到创业讲师的角色的转变。

打开抖音、微信号,楼仲平的培训内容无处不在。楼仲平提出“在我的有生之年,培育100位创业者成为行业隐形冠军!”的目标,并开展了一系列教培活动,主要针对传统雇佣关系面临的挑战,来对企业家和高管进行教学和培训。

“短视频引流+线下访学培训”,双童实现了线上线下的流量变现。

在8月23日下午的企业研学课上,楼仲平为前来参加游学的120多名中小企业家们进行了名为《“一根吸管”的破界创新》的主题演讲,主要内容聚焦于企业管理与转型。

在演讲中,楼仲平表示,自己曾一度认为,双童应是一家专注于吸管制造的企业。“一生只做好一件事,专注吸管50年不变。”曾是楼仲平的人生信条,也是双童公司的企业理念。然而,随着时代和形势的变化,楼仲平开始求变。

“所谓的战略就是做好当下,步步为营。在方向大致正确的情况下,小步快跑,持续迭代,在不确定性当中寻找到自己的选择。”

楼仲平告诉时代财经,二十年前,在周围人都跟风涌入房地产之时,他也曾动过心,“但我在历经二十几个行当的摸爬滚打后,已经没有了赌性,忍得住寂寞,才可能坚持自己的初心。”

时代风起云涌,无论是第一批商人的破产救赎,转型再发展,还是新一批商人的涌入与商业认知的更新,义乌商人的故事仍在继续上演,义乌这座城市依然是商业的热土。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微新创想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微新创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