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贩零食,兵来如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陈晓京,微新创想经授权发布。

几乎就在一夜之间,我们身边突然冒出了各种品牌的量贩零食店。

它们主打低价、实惠,似乎进入这些店里,就可以满足我们的零食自由。

这是零食行业许久不见的风口。在资本的助推之下,数十个品牌在全国各地跑马圈地,借加盟模式疯狂开店。

站在风口,猪都会飞。可一旦风停,摔下来的一定是加盟商。

蜂起

零食行业的赛道,已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我们身边的大街小巷,甚至是县城和乡镇,冒出来了各种各样的连锁零食店。2.3元一瓶的可口可乐、1.9元一罐的雪碧、1.2元/瓶的怡宝,还有常见的乐事薯片、伊利牛奶、卫龙辣条等,价格都远低于超市和便利店。这种主打低价的量贩零食店,吸引了一众追求“性价比”的用户。

到过长沙的人,有这样一个印象,大街上充斥着红黄两色,红色是茶颜悦色、黄色就是零食很忙、爱零食和零食优选。

零食很忙2017年创立于长沙,次年11月,门店数量突破百家。2021年2月,走出湖南,进军江西市场,开始全国化布局。又是一年后,门店数量即突破千家,并于2022年内增至2000家。

据其官网披露,今年6月,旗下全国门店数量已超过3000家。由此来看,零食很忙今年新增千家门店的目标,仅花了半年时间,就已提前完成。

湖南是量贩零食赛道最为拥挤的区域,除了零食很忙之外,叫得上名字的,还有零食优选、恰货铺子等,这两个品牌的门店数量也分别有1000+和500+。2020年才在长沙成立的爱零食,来势汹汹,自称已在全国多省开出1000+门店,并喊出了3年开店3000+的口号。

而在零食很忙出省率先布局的江西,也有一个强劲的对手“赵一鸣”。

早年间,公司创始人赵定从事炒货方面的生意,2012年,曾在湖南开过多家店,积累了零食行业的经验。

2015年,他回到江西宜春,用自己儿子的名字注册“赵一鸣”品牌,正式征战量贩零食市场。2020年10月,品牌开放加盟,于2022年初,走出江西,通过布局安徽市场,开启全国化。如今,旗下门店数量2000+,并以每月新开200+门店的速度,快速奔跑。

据机构统计,截至今年3月,全国开店20家以上的量贩零食品牌就有超过40个,门店总数接近1.5万家。机构预测,未来全国量贩零食门店有可能达到8万家,甚至突破10万家。

截至今年8月,连锁门店数量超过千家的量贩零食品牌,就有零食很忙、零食优选、爱零食(湖南),赵一鸣(江西),零食有鸣(四川),好想来(江苏),糖巢零食(福建)等。它们共同组成了量贩零食业态中,阶段性的头部玩家。

狂奔

几乎无一例外,所有的量贩零食店,都将“低价”、“便宜”、“省钱”、“不贵”等关键词,打在门店最显眼的位置。

那么,它们是真的便宜吗?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对于已被大众所熟知,价格透明的食品饮料品牌,量贩零食店的确做到了真便宜,普遍比超市和便利店的价格低30%左右,这些,成为了给门店引流的利器。

一旦进入店内,就可以发现,售卖的散称零食,绝大多数为非知名品牌或白牌产品。这些产品整齐地摆放在货架之上,明亮的店面加之灯光的照射,颜值和档次瞬间得到提升,它们就是利润所在。

传统经销模式下,一款零食产品从厂家到终端,要经历区域代理、经销商、终端等多个环节,层层加价后,导致终端零售价居高不下。

而且,品牌进入商超等渠道,都要缴纳金额不菲的进场费、通道费、促销费等,所有的成本,最终都要在产品价格上体现。

为尽可能降低价格,提升利润空间,量贩零食企业缩短供应链长度,直接对接上游厂商,并通过带量采购、0账期等条件,争取议价空间。

量贩零食店能扩张得如此之快,全靠加盟。

从各个品牌公布的加盟政策来看,开一家量贩零食店,前期投入资金普遍在50万元以上(不含店铺转让费、租金等),理想状态下,可以两年左右回本。部分品牌为了吸引加盟、快速扩张,推出了限时免加盟费等优惠政策。

随着市场进入者增多、门店加密、竞争加剧,战争一触即发。

今年7月,某品牌宣布,如加盟门店100米范围内,出现友商门店,商品可以直接打7.9折,最低5折,所产生的相应差价由公司补足。本月初,某品牌甚至通过现金奖励+装修补贴等方式,赤裸裸挖角友商的加盟商。

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在目前市场混战的市场环境中,加盟一家量贩零食店,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首先要考虑,你的店能不能达到平均每天过万的营业额。当你的周边密布同品牌和其他品牌的门店时,客流和销售额该如何保证?

资本

任何一个风口的出现,背后都有资本在推波助澜。

2021年5月,零食很忙完成了2.4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红杉、高榕等大资本;深耕休闲零食行业17年的良品铺子,也注意到了量贩零食业态发展的趋势,一手孵化“零食顽家”,深挖湖北大本营量贩零食市场,今年2月,又和黑蚁资本共同合计出资1.5亿元,入股赵一鸣,借此征战全国市场。

行业内融资节奏最快的,当属发端于成都的零食有鸣。2021年4月,其第一家门店在成都双楠开业,在短短一年半时间里,就密集完成了战略轮、pre-A、A轮、B轮、B+轮融资,总金额数以亿计。据公司官网披露,到2022年底,门店数量已达1000+,今年的目标是突破3500家,并在2026年达到1.6万家。

除了良品铺子之外,已有业外上市公司,关注到了量贩零食的风口,下场布局。

做食用菌的万辰生物,2021年登陆创业板,业绩表现不温不火,所从事的行业缺乏想象空间。

2022年8月,公司转型做量贩零食连锁业务,通过收购关联方旗下零食工坊相关资产和“陆小馋”品牌,快速打下基础。后续,陆续与“好想来”、“来优品”和“吖嘀吖嘀”品牌团队展开合作,共同开拓量贩零食市场。截至今年6月末,万辰生物旗下多品牌量贩零食门店数已达1920家。

今年上半年,该公司零食业务实现收入19.49亿元,超远同期2.48亿元的食用菌收入。当期,公司业绩由盈转亏,也恰是受量贩零食业务亏损所拖累。目前,公司正筹划更名为“万辰集团”。

在山东开超市的家家悦,也于今年4月,开出首家零食集合店“悦记零食”,上半年共计开店5家,目前已开放加盟。

当战争逐渐进入白热化,行业内的横向整合已经出现。

8月9日,零食很忙宣布出资数千万元,战略投资同城的恰货铺子。同一天,爱零食宣布正式控股成都的恐龙和泰迪。

随着时间的推移,行业内的兼并收购只会越来越多,更多的则会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不用怀疑,同样的一幕,在其他行业已发生得太多太多。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微新创想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微新创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