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车企12个月造出一款车,合肥产投连投两轮

作者丨潘磊

编辑丨海腰

图源丨悠跑科技

“今年你还能拿到钱?而且是好几个亿?”

悠跑科技创始人、CEO李鹏,9月底在“悠跑超级VAN登陆世界制造业大会”活动中说,在当前的投融资市场环境下,悠跑的融资表现足够招人嫉妒。

这位曾经在大陆集团、地平线、长城汽车等多个头部公司担任高管的创始人,自从2021年创立悠跑科技以来,频频获得一线投资机构的支持,其中包括合肥产投、经纬创投、真格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

在这其中,合肥产投领投了B轮。

睿兽分析提供的信息显示,悠跑科技在过去两年的4轮融资中,已经从投资者处筹集了数亿元人民币,以发展其标志性的滑板底盘业务。

滑板底盘是通过把电动车的“三电”(电池、电机和电控)、线控制动等系统集成到一个平滑的底盘上,实现上下车体的分离开发,下车体(底盘)变成一个通用硬件,车企可以根据不同场景,像搭积木一样推出不同上车体的细分车型。

由于模块化程度较高,滑板底盘能帮助车企在最短12个月内完成造车。

图源:motorbiscuit

李鹏透露,悠跑科技最新一轮融资已经基本谈妥,金额达到数亿元人民币,依然由合肥产投领投,“大部分款项已经到账”。

这轮融资距离今年5月份的B轮融资公布只过去了4个多月。

对此李鹏表示,上一轮融资实际上完成于去年年底,“只是有些手续和流程需要,5月份才官宣”。

合肥产投资本总经理李中亚说,投资悠跑科技是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结果,“我们投了整车(蔚来),接下来就是要顺着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布局,往上走就是智能座舱,往下看则是底盘”。

但李鹏和他带领的悠跑科技真正让人惊讶的地方在于,其商业模式是以第三方身份,向包括“造车新势力”在内的车企客户提供滑板底盘,以及整车方案。

考虑到底盘通常被视为车企的不传之秘,几乎不假手于人,这意味着悠跑必须说服车企采用自己的滑板底盘,才能实现商业闭环。

李鹏对此表示,如果电动车只是把燃油车的发动机换成电池,搞油改电,那么包括底盘在内的传统造车逻辑的确成立。

但实际上,电动车的核心能力和燃油车完全不同。

拿着旧地图,造不好电动车

关于电动车和燃油车带给用户的不同价值,李鹏以理想汽车举例称,李想(理想汽车创始人)已经明确告诉来自传统车企的竞争对手,盲目对标理想的具体车型没有意义。

传统的造车方法就是各种所谓的“对标”——买来一台竞品车型,通过测绘比对后,突出若干性能,以凸显产品力——比如提升加速性能,以获得相对产品优势。

但这一套在电动车时代行不通——理想甚至主动限制了车辆的加速性能,目的就是为家庭这个场景造车服务,而不是为加速服务。

与之类似的是,当动力电池占到了一辆电动车大约30%-40%的成本时,很少有车企把电池自研作为一辆车的核心卖点。

事实上,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供应商为大多数车企提供了动力电池。

李鹏表示,当用户购买了一台特斯拉时,追求的差异化并不是这款车搭载的可能是少见的“大圆柱电池”,而是智能网联、驾驶性能方面的体验。

“我当过一段时间的Model S车主,那时这款车经常中控屏死机,导航体验连手机都不如。”他说,但这是一辆从零加速到100公里时速仅需要3秒多的电动车,“我体验了这种速度感,它导航不灵的缺陷我也接受了——这即是极致用户价值”。

滑板底盘扮演的角色也类似。

“看待滑板底盘还是要回归产品和产业价值。”他称,“电动车改变的不仅仅是驱动形式,而是能否创造足够的用户价值”。

基于此,李鹏认为他不需要去刻意说服潜在客户选择悠跑的滑板底盘造车,“滑板底盘的价值就在那儿。如果客户都没搞清楚自己该为用户创造什么价值,不知道如何去做产品定义,滑板底盘对他来说也实际上也没什么用处”。

他坦承,在传统车企中,不乏有把底盘视为命根子或者“灵魂”的想法,也因此要搞自研。

这些传统车企往往又有钱、又有人、又有体系能力,看上去什么都能做,但推出的几个电动车品牌却并未大卖。“这表明肯定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对”。

对于悠跑在合肥世界制造业大会上展示的那台定位于新能源城市物流车的“超级VAN”,李鹏表示这款车“只是我们打了一个样。应该有更多的聪明人,基于场景对车做二次定义,或者基于滑板底盘做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车身,为他的场景打造极致用户价值”。

悠跑超级VAN

他表示,电动车就应该这么干,场景造车才真正极致改变了油车的整个逻辑,比如理想的家庭场景造车理念,燃油车根本没法比。“电动车的创新才刚刚开始,有太多场景缺乏好的电动车产品”。

他认为,这正是滑板底盘的机会。

但对他来说,解释清楚滑板底盘为什么有生存空间还不够——他还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

对手变多是好事

最近一两年,几乎和悠跑科技同步,一些车企、动力电池企业也开始布局滑板底盘业务。

这些企业中既有初创公司,也有车企和动力电池巨头。

对此李鹏认为,竞争对手变多其实不是坏事。

“这表明滑板底盘代表的场景造车理念,越来越受到认可。”他如是表示。

但他指出,滑板底盘也有门槛,需要相当多的产业和技术积淀才能做好。

“(滑板底盘)要满足硬件、电子件、域控制器三个条件”,他说,这需要在整车结构、电子电气系统、域控制器等方面有非常多的积淀。

另外还需要软件能力。

包括执行器控制的软件、热管理系统在内,滑板底盘供应商必须要有一套完整的算法。

“其实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在2021年上半年悠跑向行业率先引进基于滑板底盘的场景造车理念以后,现在即使是经历了经济周期,也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了滑板底盘,至少很多车厂也承认自己下一代的电动车技术是滑板底盘。”他表示,这对悠跑来说是一个好事。

对于宁德时代这样的动力电池巨头也开始布局类似于滑板底盘的业务,他也并不担心。

“宁德时代毕竟是万亿企业,做任何事情的体量、资源和能力都是我们不能匹配的。”他说,但宁德时代也要解决一个问题,到底是卖滑板底盘还是卖电池?

李鹏认为,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决定了企业的出发点。

他表示,悠跑滑板底盘的价值之一,是能帮助用户接入不同的电池系统,从而把动力电池选择权交给用户。

他引用了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创新者的窘境》中的观点,即“大公司之所以不能体系性的做颠覆式创新,不是因为没有管理好,也不是因为市场分析不到位,恰恰是因为其管理效率极高,所以这些大公司的传统用户的价值需求会牢牢地将其锁在原来的价值体系中”。

即使是可口可乐这样的巨头也无法摆脱这一点——可口可乐公司曾经调整配方,在专家看来新配方的可口可乐要比原来的可口可乐好喝多了,“但最后这种新配方可乐几乎被用户骂死”。

中国产业链,赋能海外车企

李鹏表示,合肥产投第一轮投资之前,悠跑并无营收。

但他对此并不担心。

“任何创新创业和商业模式,其实底层的财务模型都一定有一个巨大的投入期。”他说,没有投入就没有领先。

他表示,如果社会生态体系里面没有一个容忍犯错,容忍投入的机制,创新就无从谈起。

对于悠跑来说比较庆幸的是,在融资方面一开始有大的美元基金加持,中间有博世这样的产业巨头支持,最后连续两轮全部都是合肥产业资本的加持,直至成功推出销售形态的产品。

他提到了美国以滑板底盘出名的电动车制造商Rivian,称这家公司市值水平下降,在于缺少类似于中国这样的供应链生态。

“Rivian不来中国,就错失了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也无法获得全球最好的供应链支持,这肯定会影响交付”。

图源:reddit

公开资料显示,Rivian在2022年一共交付了大约2万台汽车。

但尽管受困于产业链,Rivian目前依然有接近200亿美元的市值。

在他看来,中国电动车产业链的竞争力,灵活性,以及服务用户的意识,属于独步全球。

基于中国的产业链优势,悠跑的商业模式不仅仅局限于为中国的电动车企业服务,也能服务海外客户。

“海外的电动车市场也在发展,他们也需要有人给他们的造车计划赋能。”他说,对于这些客户来说,他们自己跑到中国,可能要跑150个供应商,逐个去进行询价和沟通,“现在我们为他做了集成化的滑板底盘,他为什么不呢?”

而且滑板底盘的优势明显——自重轻、安全性能好、空间大,而且还便宜,“对于一个工具车来说,这就是王炸”。

“最终,我觉得还是要用产品价值来解释大家的疑问。”他说,营收属于水到渠成。

合肥产投资本总经理李中亚也表示,悠跑团队让他印象深刻的一点在于执行力,“到了一个节点就兑现一个节点,现在也把最终产品形态做出来了”。

基于此,合肥产投把原计划对悠跑科技B轮千万级人民币的投资,升级到亿元级别。

本文为微新创想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微新创想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