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文“托孤”,光年之外“上岸”

美团接手,光年之外的最好出路

王慧文“托孤”,光年之外“上岸”插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深AI(ID:DeepAI2023),作者:王敏,编辑:黎明,微新创想经授权发布,头图来源摄图网。

没想到不到一周,光年之外的新归宿就有了结果,“王兴出手救了兄弟一把”。

就在6月25日时,王慧文确诊抑郁症、住院治疗的消息广泛流传,外界还在担忧离开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将何去何从。

6月29日下午,美团发布公告,宣布已完成对光年之外100%股权的收购,作价约20.65亿元。公告显示,收购价格包括现金2.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94亿元)、债务承担3.67亿元以及给王慧文的现金1元。

自2月13日王慧文在社交APP即刻发布“AI英雄榜”开始全新创业至被收购,才刚刚过去136天。也就在这四个多月里,国内“百模大战”愈演愈烈,据统计,国内已经发布了79个大模型。而打响发令枪的王慧文,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为这次创业按下了暂停键。

AI初创企业曾给人留下了盈利难的印象。有人调侃称,光年之外应该是最快“上岸”的AI独角兽了。

然而,这背后有着太多不得已的成分,而且从公告来看,这次收购相当于把投资人的资金原数奉还。投资人们是平进平出的,没有赚到钱,美团也没有付出额外的代价。这笔交易有买卖的成分,但更多可能是因为王兴和王慧文的交情。

离开王慧文后,光年之外的光环明显褪色,很难撑得起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估值。而美团出手,借助光年之外的团队将会加强美团在AI行业的竞争力。

种种迹象表明,这场并购是一个对于美团、光年之外、投资方三方都有利的选择。

为什么“接盘”的是美团?

“被美团收购,恐怕是当下光年之外的最优选择了”,多位AI方向投资人及从业者都对深AI表达了类似观点。

从王慧文发布英雄榜开始,光年之外就一直是焦点,赢得了众多大佬和明星投资机构的青睐。根据公开报道,除了王慧文“带资进组5000万美金”之外,过去的四个月里,美团创始人王兴、快手创始人宿华,以及腾讯、源码、红杉等投资机构都参与到了光年之外的投资中。

他们投资光年之外的逻辑很明确,就是投“人”,看中了王慧文。

盛景嘉成董事总经理刘迪对深AI透露,当王慧文宣布自掏腰包5000万美金下场时,注定会吸引很多大机构“看牌”。

而从王慧文因病暂别起,光年之外就相当于丢了最大的筹码,需要找到新的出路。

据公开报道,王慧文和光年之外团队,曾和腾讯、字节、美团、快手等多家大厂探讨各种潜在可能性方案。

而在此前市场的各种猜测中,换帅,由投资人之一宿华接手,或许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毕竟,宿华在光年之外这个项目上个人投资了一大笔钱,和王慧文有着不错的私交,更为关键的是有着从0到1做出一家上市公司的经验。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对深AI表示,相比王慧文掌舵,光年之外可能很难有更佳结果了。而王慧文离开,对于投资人而言,最有利的情况是找到能够顶替他的人带领公司独立发展,相对有可能性的就是宿华,但宿华All in的可能性并不大。

刘迪也提到,宿华在过去几年里的投资,大多都属于是“星辰大海”类的项目,围绕着前沿科技探索,投资的项目甚至涵盖了核聚变等硬科技领域,他冒险精神更强,更关注长线发展而不是三五年内的短线收益。这也表明由他出面掌管某个项目可能性不大,而且他可能也不愿意把自己捆绑在某个具体项目上。

当王慧文离开,短期又很难找到合适的继任者,意味着支撑起投资人最开始投资“投人”的逻辑已经不成立了,投资人也需要退出。

当收购的公告发布,市场甚至有调侃称,投资人们左手倒右手赚了一笔。但仔细分析会发现,投资人都是“平进平出”的,没有赚到钱。

根据公告,美团这次总收购价约2.85亿美元(20.65亿元),在境外是向光年之外原股东支付之前向公司投入的资金,共2.33亿美元,包括向王慧文控制的AI Age支付0元、向王兴控制的Qimai支付500万美元、向红杉中国支付2800万美元、向其他投资方支付2亿美元;在境内交易是向王慧文支付1元以及负担光年之外当前存在的债务约3.67亿元。

同时,美团强调称,考虑到光年之外的净现金总额约2.85亿美元,这次收购不会对美团产生重大财务影响。

“王兴以不溢价的方式接手王慧文这摊事,双方和其他投资人也比较能接受。”一位AI行业观察者对深AI表示。

刘迪称,参与进来的投资人大多都是王慧文的朋友,王慧文因病暂别属于不可抗力因素。而且光年之外成立时间不久,真正投资款到位时间也不久。因此出现“平进平出”的结果,也并不令人意外。

光年之外由美团出面接手,恐怕也是当下最为合适的选择。王兴和王慧文多年的兄弟情就是基础。此外,据刘迪透露,光年之外团队的部分成员,是王慧文拉来的美团老员工,从团队基因的角度,也跟美团会更兼容一些。

“当前这种局面,对各方都损害较小。”王晟称。

并入美团后,光年之外还有未来吗?

2023年一开年,王慧文就喊出了要“打造中国OpenAI”的口号,掀起了大佬下场的的大模型创业潮,招人、收购、融资,一系列动作豪气十足,之后搜狗创始人王小川、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纷纷跟进。

但没想到,王慧文却成了第一个离开的人。光年之外被美团收购,一个创业项目终止,也意味着这轮创业潮中,一个强有力的选手换了一种形式存在。

而在过去这几个月里,人才或许是光年之外最宝贵的财富。

带资进组后,王慧文连具体方向都没有敲定,就四处挖人,并很快就和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有着“搜狗输入法之父” 的马占凯成功组局,收购了有着40多人规模的AI框架公司“一流科技”,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袁进辉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主管研究员,首席科学家是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学界泰斗张钹,弥补了光年之外在算法层面的短板。

到被美团收购时,光年之外整个团队规模已经达到了70多人。

加入光年之外的人,无疑都是相信这一轮AI大模型的技术变革有着划时代的意义,而并非只是短线的风口。

刘迪称,对于部分来自美团的员工而言,做大模型原本可能是在美团内部创业的项目,被王慧文吸引加入了光年之外创业。如今光年之外又被美团收购,这些员工相当于回到了几个月前的路径上。

王晟透露,一流科技被收购时估值其实并不高,整个团队一定是希望能够借助光年之外在未来实现升值。但是,如今光年之外被美团收购,可能较难如愿了。这个AI独角兽拿融资、冲刺独立上市的路子,随着被收购,画上了终止符。

也有从业者透露,被收购后,美团或许会以上市公司股票等形式对团队进行激励,只下当前还是未知数。

此前王慧文对于团队的承诺,进入美团后王兴是否能兑现,可能是团队要考虑的。从创业到被上市公司收购,这个团队也面临一定的波动可能性。

至于业务走向,美团在公告中也表示,要支持光年之外在大模型领域继续探究。但是,光年之外在美团的战略层级,目前外界还很难了解。

根据公告,截至6月29日,光年之外公司的净现金总额为2.85亿美元,相当于20亿左右人民币。刘迪提到,王慧文一开始储备这笔钱一定是他认为通过这笔钱能够从0到1“烧”出一个产品来。

被美团收购之后,光年之外很难再保持独立性,是否还能按照原有的研发计划推进,也很难讲。

不过,“抱住美团的大腿,并不一定是坏事儿”,刘迪认为,王慧文今年2月中旬开始创业时,当时其实是具体方向和路径都没定下来就开始加码投入了。而进入美团,也帮光年之外定义了大模型的研发方向。理论上来说,国内大模型玩家很多,每家基本会有自己垂直或者擅长的方向。光年之外可以基于垂直领域的应用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同时,算力、算法和数据是训练大模型的三要素,而美团目前至少已经占了算力和数据这两个要素。美团来接手,可以为光年之外提供更低成本的算力以及更多的数据,可能会更加有助于光年之外对于大模型的研发。

刘迪还提到,大模型创业未来也需要在产品上对接大客户进行产品验证和市场导入,即便是王慧文还在光年之外,产品做出来之后,开拓客户时可能也很难避开美团。

美团,能讲好“光年之外”的新故事吗?

从目前美团的动作来看,其需要一个独立的大模型技术底座。王兴除了个人投资光年之外,在美团内部对于大模型也很关注。

据此前《豹变》报道称,美团做大模型,几乎是与王兴投资王慧文的公司同步进行的。此前,美团一直在扩张算法团队,并筹划单独的“平台部门”,帮助美团大模型通过具体的商业化形式落地。王兴大约每隔一两周的时间,便会向算法团队负责人询问大模型的进展。5月18日下午,美团内部召开了大模型技术分享会,内部决策机构S-team几乎悉数参与。

在美团上个季度的财报电话会,王兴还曾表示,美团已组建内部团队进行大模型和应用层面的研发,并对外部技术合作机会和投资机会持开放态度”。

当头部互联网大厂都在纷纷加码大模型之时,美团的布局并不算早。

如今,借助光年之外,美团已经搭建起了一个大模型团队,这必然加速美团在大模型领域的进展。根据公告,光年之外目前的管理与技术团队具有开发深度学习框架的高水平经验。

从业务协同的层面来看,美团业务场景中的外卖点单、商家沟通等,未来都可以通过大模型进行优化升级。

刘迪认为,光年之外结合美团的业务场景进行研发,未来光年之外通过通用大模型首先展示出来的东西,可能不会是像文心一言或者通义千问这种类ChatGPT、面向C端的产品,而是可能会先让美团自用,和自身业务相结合,再慢慢开放给生态里的公司或者合作伙伴。

但是也有不同的声音,大模型技术底座的研发一定是一个“吞金兽”,也正是因为资金、技术的高门槛将很多选手挡在了门外。

王晟认为,之于美团而言,其原有的业务线就面临较大挑战,如今收编了大模型团队,作为大公司真正有多么强大的动力去做大模型技术底座,可能还要画一个问号。

尽管一把手高度重视大模型,但实际究竟能够多大力度投入,又有多少产出依然不确定。

因为现在的美团,尽管在一季度终于扭亏为盈,但是盈利的压力依然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剑。

拆分具体业务线,核心业务本地生活在面对抖音来势汹汹的挑战时,能够反抗的武器并不多,竞争已经成为了绕不开的关键词。同时,在美团的新业务中,即时零售作为新的增长点,也要应对来自阿里、京东等老牌电商大厂的挑战,能够带来的增长也有限。

今年,美团的股价相较年初的高点下滑了30%。

美团这艘大船,将载着光年之外驶向何方,我们还无从得知,但可以确认的是,现在,已经起航了。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微新创想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微新创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