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扩大专利收费范围,去年专利收入5.6亿美元

华为还将在多媒体、接入网、计算、存储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发起专利许可计划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柳书琪,微新创想经授权转载。

华为在专利收费上的动作正在变得密集。7月13日,华为宣布将针对Wi-Fi 6设备和物联网产品收取专利许可费率。当天,华为公布了2022年许可收入情况,总体约5.6亿美元,主要来自标准必要专利。这是华为首次公布单年的专利许可收入情况,2021年、2019年时华为曾分别公布过去三年和五年的收入情况,年平均收入从2.8亿美元涨至4亿美元。

华为在技术上的积累深厚,从专利的数量来看,华为在全球拥有20%的5G、WIFI6专利、10%的4G专利、15%的NB-IoT、LTE-M专利。

​华为扩大专利收费范围,去年专利收入5.6亿美元插图

收费的技术品类范围扩大

对于Wi-Fi6消费级产品 (含有Wi-Fi6模块的终端产品,比如路由器) ,华为的报价是每台0.6美元。华为称,还将通过专利池运营公司等组织提供“一站式”Wi-Fi许可。

对于物联网设备,华为区分了两种设备类型。一种是以物联网技术为中心的设备,比如资产跟踪器和智能审查器,华为采用的是百分比费率,为产品售价的1%,同时设置了每台0.75美元的上限。“这样的安排是为了让即便最便宜的物联网产品,也有能力得到许可。”华为法务部副总裁、重大项目部部长沈弘飞表示。

另一种是帮助基础产品连接到网络情形的设备,如智能电表、共享单车等,费率则为0.3-1美元不等,主要反映无线连接的价值,而不是基础产品价值。

华为早期专利收费的范围主要在电信设备领域,自2021年起,华为开始对4G和5G手机收取专利费,许可费率上限分别为每台1.5美元和2.5美元。在手机方面,华为是载波聚合、调制、极化码等4G/5G标准多项关键技术的主要贡献者。

一位熟悉专利收费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华为在通信行业中最晚收取专利费用,且费率是最低的。

手机行业内其他公司的收费水平相对更高。2017年,爱立信公布的收费标准根据手机价格不同而不同,费用在每台2.5美元-5美元之间;诺基亚5G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上限是每台3欧元;高通按5G手机销售价格的百分比收费,比例在2.275%-5%之间。去年中国智能手机平均售价为385美元,以此计数,高通每台手机最高可收取19.25美元的许可费。

华为法律政策和IP战略副总裁樊志勇认为,与研发费用相比,华为的专利收入并不多。2022年华为研发费用支出为1615亿人民币,专利收入5.6亿美元 (约40亿人民币) ,仅占2.5%。如果放在十年的尺度来看,华为近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达到9773亿人民币,而专利收入转正只是近两年的事。

相较通信行业其他公司,华为的专利收入也较低。高通2022财年QTL (技术许可) 业务实现营收63.58亿美元,爱立信同一财年IPR (专利) 业务营收104亿瑞典克朗 (约合10亿美元) 。

“华为的知识产权部是一个既富又穷的部门。”樊志勇评价,去年收入5.6亿美元,只有300多名员工,不涉及产品制造的成本,这是“富”;“穷”在于钱都要交还给研发部门,保证资源投入到新一轮的研发中。

两年前,华为实现了净许可收入由负转正,时间与受美国政府制裁的时间重合。2021年华为消费者业务 (现更名为终端业务) 收入同比暴跌49.6%至2434.31亿元,2022年再次下滑了25.35%至1013亿元。

樊志勇在会上表示,华为历史上累计支付的专利许可费约是许可收入的三倍。支出远远大于收入,因此扩大专利收入、保持平衡的专利制度至关重要。

对于华为收取专利费一事,有人认为,由于华为再无法销售5G手机,转而加大了对相关专利变现的关注。

樊志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以专利收入弥补手机收入,不是华为的初衷。 “华为手机卖得少了,专利收费会多一点,手机卖得多了,专利收费少。专利收费多与少,这是一个结果,不是目标。”

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近几年来对收取专利费一事有数次表态。2019年6月,他提到:“我们太忙了,发展太快了,没时间收取专利费,当我们不忙的时候,闲下来的时候,即使要专利费,也不会像高通一样要那么多。”

去年4月,任正非在一份内部会议纪要中指出,华为要继续发挥专利保护公司全球业务安全的作用,并通过合理收费奠定华为创新者形象。这份纪要强调, (各公司通过专利授权) 使用彼此技术,能为市场提供更好的产品,最终受益的是消费者和客户,从而繁荣了整个产业链。

收费的企业范围逐步扩大

近几年华为密集与科技行业公司签订专利许可协议,目前已累计签署近200项双边许可协议。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2022年底时,华为与OPPO签订的全球专利交叉许可协议,覆盖包括5G标准在内的蜂窝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此外,有超过350家公司通过第三方专利池,也获得了华为专利许可。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认为,对于专利许可费率的定价,是在充分考虑华为对相应标准的贡献、相应标准技术对产品的贡献基础上,给与的优惠定价。专利费过低将遏制创新;过高将使产业承担不合理的成本,先进技术难以快速普及,同时使创新成为少数人的特权,同样会遏制创新。

华为的专利收费也引发了一些法律纠纷。今年1月1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华为与小米的专利纠纷,华为认为小米侵犯其四项专利。这一纠纷的最新进展是,小米近日对其中一项名为“一种锁屏方法和移动终端”的非标准必要专利发起无效宣告——这是专利纠纷中常见的应对策略,当一方指出对方侵犯权益时,另一方反诉其专利无效。经过反复的“无效”与磋商,双方才能最终形成专利收费的共识。

此外,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华为正在向约30家日本中小企业收取专利费,收费企业的范围甚至覆盖到了规模小至数人到150人左右的初创公司。多家日本企业对于华为突然而来的专利收费感到十分意外,认为华为应该“大度”一些。这种想法可能源于华为一向致力于开放合作的商业理念,以及大力支持5G技术创新发展。

沈弘飞对《财经十一人》说,标准必要专利中公平、合理和无歧视许可 (FRAND) 的原则,要求华为公平、合理和无歧视的对待所有行业参与者,包括大企业和中小企业。

“目前一部分行业参与者还对知识产权保护和专利合理付费存在偏见,甚至认为合理的专利费将遏制创新和竞争,这是最大的困难和挑战。”沈弘飞说。

樊志勇表示,未来华为还将探索在多媒体、接入网、计算、存储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专利许可计划。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微新创想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微新创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