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资本戴汨:1986年的股东信- 蒙面英雄辛普森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ThinkingSlow缓慢思考(ID:ThinkingSlow),作者:戴汨,微新创想经授权转载。

1986年伯克希尔的净资产增长$462.5M, 增长率26.1%。

收购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从1965到1986年的22年,巴菲特通过收购,收集到的优秀CEO包括:内布拉斯加家具城的Mrs.B,国民保险的Mike Goldberg,喜诗糖果的Chuck Huggins,水牛城新闻的Stan Lipsey,斯科特-费策尔集团的Ralph Schey和新收购的费希海默兄弟公司的Bob Heldmans。

这些名字放在今天看都有点默默无闻。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只有更优秀的经理人,才能成就伯克希尔的未来。

巴菲特引用了奥美广告公司的创始人David Ogilvy的话:“一个组织如果找的人都越来越矮,那么这个组织里很快都是侏儒。如果找的人都越来越高,那么很快组织里就都是巨人。”

1986年, 伯克希尔75%的净资产都在三家上市公司里面:GEICO,华盛顿邮报和大都会广播公司。巴菲特和芒格能做的只有两件事情:1)找更好的经理人 2)投资

投资对他们挑战主要来自于钱越来越多。钱产生的速度,比好想法来的快。

伯克希尔的业务特点决定了它的钱越来越多:

1) 投资回报率高于行业平均

2)所有的利润都留存用于复利增长

3)选择的业务都是不太需要资本驱动的业务

一、辛普森其人

GEICO保险公司的增长有两级火箭。一级是汽车保险业务,另外一级是投资业务。

辛普森1980-2010年担任GEICO保险首席投资官,但是却并非家喻户晓。

他的30年期年化回报业绩达到23%,超越了同期标普7%,打败了巴菲特同期纪录。当然,巴菲特的资金量是辛普森的很多倍。巴菲特称他为“入选投资名人堂当之无愧的人物”。

巴菲特在1986年的股东信里面列出了辛普森和标普的七年业绩对比,除了一年低于标普,其他的都是超过10~20%。

辛普森1936年出生于芝加哥,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文学硕士,在留校教书一段时间后进入一家芝加哥投资公司,七年后成为合伙人,后又成为西部资产的CEO。

1979年,GEICO董事长Jack Byrne寻找新的首席投资官,巴菲特在询问了辛普森的个人持仓组合后,同意辛普森出任,辛普森提出的条件是:完全自主,不受干涉的管理投资。

辛普森最辉煌的一战是90年代期押注耐克,创造百倍的投资纪录。

巴菲特曾问他:“对比可口可乐和耐克,哪个公司未来表现更好?“ 辛普森回答说:“耐克将打败可口可乐,因为可乐已经传播到全世界,未来增长是有限的,而耐克仅仅在美国市场领先,海外还是空白,并且耐克目前优势是运动鞋,未来还有运动服装可以进入,在创始人菲尔.奈特的领导下,耐克品牌会走向全球。”

普通的人记住辛普森的一条投资法则就会收益:“即使对评价很高的企业,也只支付合理的价格。“ 那么,想想今天的英伟达吧,它会重复微软过去20年的估值故事吗?

辛普森曾是巴菲特指定的投资接班人,无奈2011年他执意退休。

二、投资的五个方向

1986年,要找到好的投资标的不容易,债券和股票都没有太大吸引力。

演员Mae West回答她喜欢谁这个问题的时候说:”我喜欢两种男人- 国内的和国外的。“ 巴菲特说自己的情况恰恰相反。

他逐一点评了保险可以投资的五个门类,包括:

1)长期股票投资

2)长期固定收益债券

3)中期固定收益债券

4)短期现金/国库券等价物

5)短期套利投资

股票投资是最有可能提供巨额回报的方向。不过,很取决于市场。

恐惧和贪婪,这两个超级感染的病毒,永远存在于投资市场,谁也无法预测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巴菲特的名言是:”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

1986年的市场是显然的牛市,市场上没有任何恐惧,巴菲特找不到符合自己三个标准的公司。

股价的涨幅背离了底层的业务增长。美国所有公司的平均净资产回报在12%左右,频繁的交易和中间的顾问成本,只会让投资人整体的回报低于这个数字。

短期的市场狂热或许会让人忘掉底层的数学规律,但是规律永远不会消失。

长期固定收益债券的投资也很难成为好的投资选项,除非遇到像1984年WPPSS债券的情况。

主要的原因是通货膨胀,美国国会对美元的态度决定了美元大概率长期贬值,利率上升对固定收益的债券而言只有贬值一条路。

中期免税固定收益债券的投资主要作为短期国库券的替代品,其税后的回报比短期国库券高。

这种投资并非没有风险,因为利率上升,就会有账面亏损的可能,而如果有新的投资机会出现,没到期出售就会把账面亏损变为真的亏损。

但是,巴菲特觉得权衡利弊,相对短期国库券的收益和风险,以及考虑中期债券整体组合的可盈利性,这种冒险还是值得的。

短期套利投资也是主要作为短期国库券的替代品。巴菲特这里说的套利不是广泛的套利,而是针对公开市场的兼并收购消息的套利。这种投资的特点是高风险,高回报。尽管在某一时刻,看起来历史回报不错,但是只要有一个发生亏损,就会影响总体的回报。

这种套利方式实际上是巴菲特在做合伙人基金的时候主要的一种投资方式,未来他会用一个详细的例子讲。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1)赢的概率和赔率 2)亏钱的风险 3)开始和结束的时间 。

三、谁的税负

1986年的税收法案对伯克希尔的很多业务都影响很大。

巴菲特着重阐述了一个问题:税率的增减影响到底是可传导给客户的还是留在企业的?

答案是看情况。结果取决于:企业的经营优势和利润是否受管制或市场限制。

如果企业经营优势很强,但是税后的利润受严格的管制,比如供电行业,那么税率的变化会传导到价格里,而不会进入公司的利润。

在竞争激烈的行业里,是同样的结果,企业通常没有很强的竞争优势。自由市场的力量扮演了监管部门的作用,最后税率的变化也是传导到价格,而不是利润。

只有在非管制行业并且对那些有竞争优势的公司,税收的减免的好处才会落在公司和股东的头上。本质在于他们拥有定价权。

今年,还发生了一件历史性的事件。一向节俭批判美国公司管理层浪费的巴菲特用公司的钱买了一架公务飞机。不过是二手的,花了85万美金,新飞机要1500万美金。

巴菲特打算把飞机命名为"查理.芒格”号,因为芒格每次坐飞机都坚决坐经济舱。最后,这驾飞机的名字叫“无可辩解”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微新创想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微新创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http://www.idea2003.com/。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